Hello,World~

近墨者同学们,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先。。。

话说我虽然是一个在人生几乎任一事情上都是非常三分钟热血的人,但是请相信这个blog是个例外。甚至我也在内心把它当作可以反驳那个凉薄寡意的自己的唯一理由。所以我将其作为一个分身,记述无聊的片断,描述琐碎的轨迹,初衷自然是给老朋友们省却电话粥的update,后来也结交了不少新欢。我认真地当其是我自己,是生活、是社交、是表演、是树洞、是日历、是不可得的梦境的替代品……

所以对于长久以来的不更新,我似乎比别的blogger(比如某人、某人和某人!)更抱有愧疚之心,就如同与好友长久疏于联络,两个星期没有给家里电话报平安。。。

事实上,以上三者在这段时间以来的确同时存在。而且你们猜测得都对——首先,这段时间是我回国之后工作上作为充实忙碌的一段,忙到做梦都常常在读黑压压的协议和清单;同时,这段时间也是赌场失意的必然副产品——情场得意的阶段,DK同学以出差之名半推半就在北京淹留了小一个月,我不得不在加班很晚之后拖着怨夫辗转京城各式餐馆,完全不顾自己潜脂暗长的危险,并以自己胀胀的胃作为着陆点,一边龇牙咧嘴接受马杀鸡,一边为积重难返的颈椎和脊柱默哀。更有甚者,我的地下室宿舍终于到了分手快乐的时节,在丢总couple的鼎力支持下,我得以省却诸多找房烦恼,直接搬到他们离我办公室只有2公里的旧居暂住,当然,一个十三年来几乎从不丢弃旧东西的小朋友的破烂家当,还是足以令人望而生畏的。。。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MM couple已经升级当了爸爸妈妈,而我还没有去看他们的小宝宝;世界杯已经踢到了四分之一决赛,可是我连到底谁杯具谁出线了还一头雾水;股市已经跌到了全面亏损,但是我连忙里偷闲在网上看一眼账户的时间都木有……

而此时此刻,虽然我还是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加本周末的第二天班,虽然还面对着红红绿绿改的花团锦簇的协议,面前的list上还有8件今天要办完的工作,被召唤过来任劳任怨地帮我收拾行李的太后被孤零零地抛弃在旧宿舍……我还是趁着律师和领导们应该吃着午餐不便打扰的机会,先来更新下我可怜的blog,以抚慰自己长久以来没有流畅打出拗口长句子的技痒感以及某些时不时还来刷一下这个页面的小朋友们……

但是颈椎还是好像要碎掉——大概是昨晚睡得奇形怪状的缘故,今早花了5分钟才得以用一个背部可以不太受力的姿势从沙发上爬起来。连着第三个晚上在23:30以后走出办公楼,站在宽阔的长安街边打车,心里竟然有隐隐的得意。

我一直很坦荡地称自己是个女文青,甚至不在乎是否和n多帖子里挤兑的群体划清界限,是因为我觉得文青的本质,在于总会死缠烂打地用一种诗意化的眼光看待生活。而与被挤兑群体的的细微差别可能是,把小伤痛诗意化为生活本身,还是把生活诗意化为鲜有伤痛。

当然,我还要把自己重新变得积极而温暖这件事归功于DK同学。慢慢了解一个已然成熟而丰富的陌生人,并愿意在了解中亲近起来,这本来就是个细腻迷人的过程。虽然按照对象的丰富程度研判,DK同学比较赚,但终于又有一个人让我有揭露自己的兴趣,已然算是三张以来的最好礼物。感谢他不坚强但是执着的爱,感谢他每天说一万遍的“和你在一起真好”,感谢他不厌其烦的对DQ暴风雪和肯德基蛋塔吃了又吃,感谢他文辞匮乏但是胜在频率惊人的赞美,感谢他的铃兰百合在案头始终陪伴,感谢他痛心疾首、诚惶诚恐地承认错误,感谢他握着我的手,并一直握着。

周三出发,要去索马里的某邻国公干,如果有幸木有在红海上被掳走,回来也应该是月中以后的事情了。希望那时候我可以带回金字塔的一角斜阳给你们。

10 Comments

  1. 本来还以为你honey moon去了。

    Reply

  2. 墨鱼,看来我应该为我的中文水平感到骄傲,你这些拗口的长句居然让我读起来流畅顺达,而且口留余香。建议你的这些文字应该被教委当做语文水平考试的范例,让外国友人带个GPS才能找到方。很惊讶于文字被你蹂躏之后能够有这样华丽的排列组合,言简意赅,表达的精准练达。这就是所谓的境界?唯有仰天长叹,满腹的羡慕妒忌恨,为何么啊为什么?
    令,从你的描述感觉DK和你犹如郭靖与黄蓉。当然,这是我的臆想而已。对郭靖,当有宽容之心,别计较太多,当有一个人愿意心甘情愿为你做事情,即使做的不够好,那又何妨?这个年代,找一颗温暖的心不易。聪明的人通常不易宽容,容易语言尖酸,有时可能说着无心,听者却介意。但是,请别逼急的郭靖。以上所言即我所想,对错请勿怪。我类似于郭靖,知道郭靖们的心理状态和想法。呵呵
    无论如何,祝好!

    Reply

  3. 又,别忽视了颈椎和脊柱的问题。长久伏案工作容易导致这些部分的血液流动不畅而经络蔽塞。在空调房时应避免冷风直接吹这些部位,注意保暖。西医对这些毛病的用处不大,有空看看中医。推荐去厚朴中医学堂看看,找徐文兵大夫看看,这大夫的医德医术均不错。
    另,出国注意安全。等你的更新哦。Bless

    Reply

  4. 热眶盈泪地感谢一下ls的howe同学,你的这两个长留言终于让我排除了对你是某位熟人的推测。。。随之浮出的问题就是,那么你究竟是谁哩:)

    也替DK谢谢你,虽然他比郭靖欧阳克一点儿:)

    Reply

  5. 已阅。我心甚慰!保重!

    Reply

  6. 另,颈椎问题需重视。珍爱健康,远离小笔记本,显示器中心应略高于视线平视(垫起来,垫起来!)。脊柱的话,买一把上好的电脑椅吧。下次先来我家试坐一下mw那张已经沦为最佳哺乳椅的电脑椅……

    Reply

    inking Reply:

    唉,等不用加班到22点以后,我一定去看我干儿子。。不!。。。是干女儿。汗!

    自从叫无敌被回应以后,我一直就木摆脱是个男娃的潜意识。

    当然啦,养女儿是最福气的咯!

    Reply

  7. 刷了好多天,终于更新喽。

    关于博客里长句,我还记得好多经典的片段,如果关于近墨者文字出处的试卷,我相信会得个高分。

    我自愧写不出这么优美华丽的词句,但是在给女友写信时时常会想起这些吉光片羽的小片段。so,我有必要对原作者表示深深的感谢。顺便感谢自2004年水木清华看近墨者以来这么多年,带给我的感动和喜悦。

    Reply

    inking Reply:

    谢谢hot4ever:)谢谢你n多年来总会及时出现的温暖留言。

    Reply

  8. 啊…长久以来终于读懂了一篇inking的文章!大赞!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