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其实不是这个,是旁边的一座,先意思下,回头再换)

最后,我终于带着满坑满谷的疲惫躺在喀土穆“巨蛋”酒店的行政大床上,窗外是青白尼罗河交界的斜拉引索桥畔夜景,电视里播放着布鲁斯南时期的007,MSN里是夜半三点钟尚在北京醒着的朋友,我带着一点不知今夕何夕的小小荒谬感,让这一周终于舒缓下来的情绪慢慢水银泄地在床榻边。

这一周里我去看MJ,我与时光中擦肩未过便一直停驻的偶然倾谈,我疯狂地工作,神经质地查看邮箱,在快雪时晴的凌冽空气里转身,在地铁读一本一边不齿也一边还在看下去的小说,在好运气的出租车里大声说感谢,在飞机起飞和着陆的时候同时看到沙漠海洋,以及那些金属庞然大物的光泽。

而最后,我在三十五度干热空气中奢侈的人为舒适里倾倒下来。写给你们看此刻的我。

晚安。

Related posts:

6 Comments

  1. 晚安 🙂

    Reply

  2. 这张照片的感觉,像是欧洲某个静谧的小城。我猜,如果这张图(或者旁边一座)用来做这次旅行的封面,结束的一张会否是维多利亚港口安详的海夜?

    每条河流都有自己的温度、每座桥都有自己故事,他们都是静静地等着你超越冬夏,在陌生的远方去邂逅。

    Reply

  3. 又出差啦?话说我现在有点怀念没上班时候到处飞的情形,如果还没有上班,现在应该又到了我该坐上往亚洲的飞机上的时候,可是我却被告知前六个月不能休任何假。:(

    Reply

  4. night,inking

    Reply

  5. cllxbt

    Reply

  6. 哇,喀土穆,很亲切的地方。10年前几乎每个月都去,那时还是很落后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尼罗河里的电鱼(听起来很吓人,不过很好吃),总统府前敬跺脚礼的士兵,五米开外不见人影的沙尘暴,画的花哩唬哨的私人卡车,和戈壁滩上远远走来的头顶着水桶小女孩。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