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歌

要是还是千禧年的时候,一屋子热闹哄哄的去海淀剧场看这一出。回来之后,那两句墨水啊、绝望啊的经典台词,必然也会录入山庄辞典被反复吟咏,成为日后我们打情骂俏心照不宣的琐屑桥段。

可惜,一个decade都要过去了。

我几经辗转重新找到黄梨的手机,淘宝订了一个BT的蛋糕给远在魔都的她,匆忙在蓄意的晚风里出行。

过程很乌龙,但总归还好。那些小冷漠的不耐烦,我试图克服掉。

“所有黑色在你面前都如白雪一样无比纯洁,一切慧黠的动物都为熟识你的轮廓而羞愧万分”。
 ——戏谑地消解,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而且尤嫌百般无聊。

冬天就要来到了。七级大风中的烟雾里,周云蓬很应景地唱起“不要和你的女朋友吵架分开过,和她好好说……”

在乌泱乌泱的胳膊之间,想起我离一个平静而心甘情愿的温暖怀抱,也已如此之久了。

One Comments

  1. 冬日的问候的确是过于强悍了 不过大风歌篇还是如“九秀山庄”般 一样让人醉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