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故国,新火新茶

周五之末,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先回家换掉衬衫长裤这身ol之皮。进而发现我身边的不招人烦的不靠谱男实在太少了。稍有闪失就造成想去酒吧听个乐队现场都没人陪。。。

然而又幸好是这样。

一个人环佩叮当地出门,在两个月来最高的回头率中拦了一辆的士,直到和乐队主唱的故人迎头相遇。

9年。几面之交,我并未指望被记得,但依然感谢我老爹给我起的具有强迫症印象效应的名字。

这个现场我巴望了很久了,因为网上的demo实在太过令人惊艳,这位和我同月同日出生的双鱼男的精进程度使人总想毫不矜持地跳到他面前大声喊,“喂喂喂,知道吗,你们已经是中国最好的乐队了,甚至无需加之一。”而他本人,应该就是最好的原创歌者,十年内尚不知能否有人在英文创作方面堪与之比肩。

当然,事实上,他们的标的也的确不是中国国内。

神来之笔,而且又有几多,令人怀疑上帝曾经为之摹顶。人又还是那一个,快活又富有“局面感”,不似文字里的细腻沉郁——所以是同月同日生呀!咳咳。

现场自然又High又有趣,十个人的乐队在狭小的酒吧舞台上几乎难以转身,但原地不动已然令众卿绝倒。所有坐在天井中庭的老外同学们从第一首第一小节开始就全部停下酒杯将脖子伸向窗内,而后又一个接一个地挤进来。

主唱同学坚持buy me a drink,青岛果然不失为敝邦第一国啤,在身体随着音乐摇摆中功不可没。和一个据说以前也是搞乐队的男青年及其小弟们拼了一桌,在“比大小”中侥幸获胜。

演出结束坐着聊了会天,独自出来时候已经是第二日。微凉的门口站着两个样式曾经熟悉而在国外庶几未曾亲见的帅哥品种,文雅地调情中撇清我和主唱的关系,接受关于我“美丽又温柔”的赞美,心中有报了“看着就不浪漫”之仇的快意,心满意足向胡同口归去。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