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舟共济

在我看着一片绿油油的屏幕,琢磨着怎么在短短几日就损失了二十几k的功夫,手机短信响起,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师弟发来:“师姐晚上河周的演出你还要看吗?我有一张票可以给你。”

人品啊~~日常积攒人品的重要性啊~~求票多日不得,竟有有心的小朋友记下帮忙代买了一张转让的,而且仅有一张。

下了班匆匆赶赴妈校,在五道口的炊烟里买了久违的煎饼——3块了现在,通胀高达50%。到讲堂门口,竟然很多黄牛,无情鄙视了小崔的忠告。朴实与狡黠并存的师弟又买到了两张座位好些的,于是卖掉开始的一张。

听周云蓬的现场是我几年来的心愿,还记得在巴黎的时候通宵播放着“不会说话的爱情”,不会说话,也没有爱情。

每一首都很喜欢。在周云蓬苍凉高亢的嗓音里会忍不住要落泪,好在这样的不止是我一个。也想起几个人,和一些岁月,当年为某同样改写过杜甫的诗作歌词,感时溅泪、恨别惊心,又彼时此地,未能为外人道。

小河很令人欢喜,我庆幸随身携带了眼镜——这是这个奢侈玩意儿自从存在后第一次派上正经用场。我总觉得他像是认识的人,而在他停下音乐温柔而动听地说话的时候,那种魅力只能像他自己。

散场出来,看见很多年轻而文艺的面庞。曾几何时,会觉得这个园子同我们一起生长或者衰败;而今日,它自毫发无伤,三分嘲笑七分安抚地熨慰我们奚索的创痕。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