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两天前,和K在msn上聊了一会儿。

记得这个日子的,其实还有好些人,年轻时候喜欢或者不喜欢煽情的,老了以后都会放下。我喜欢k用的“水遁”这个词,也许不是马骅的本意;但是如果他在,也会笑着赞这个说法好——他总是爱“虚荣”的,也总是赞成k。

K用化用过的道德经来安慰我拧巴的遭遇,告诉我自己终于过上了的幸福平淡的生活。我也为此由衷感到幸福和平淡,甚至平静到令自己惊异。

父母在身边切近的生活,是我17岁以后最长的一次。还是会产生一些不同的影响——比如我会不那么小心翼翼,会觉得一切都即将过去。

在这个日子,我一切如常。只是比平时提早了两个小时回到自己的房间,发了一小会儿呆。尚有时间和空间发呆,就值得感激。

其实今天也是父亲节的。我买了金灿灿亮晃晃一只大的明炉烧鸭,爸爸说很好吃。

5 Comments

  1. 真的是好久不闻你的消息呢,看来过得平静

    Reply

  2. 我是过得表面波澜不惊,内在汹涌澎湃啊。
    不过anyway,应该可以很快回去找你们腐败啦!

    Reply

  3. inking, 我想你的方式 是你在水木原创的吗? 如果是,我要转载到我的blog上,和你说一声。

    Reply

  4. Eure,《我想你的方式》是我们共同的朋友饭饭的原创,是当时她为了纪念马骅而作,被人转发在水木的诗歌版,后被我在blog上以链接方式提及的。详见http://www.newsmth.net/pc/pccon.php?id=3269&nid=121269&order=&tid=7260。结果被不明真相的读者草率推荐到《读者》上并署了我的名字,所以导致谬种流传。特此正名。如转载,请注明作者饭饭。 多谢!

    Reply

  5. 博主的确是个让人流口水的女子,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不了。。。。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