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夜’ Archive

再进近墨者

恍如隔世。 几个月前,有一个陌生的同学在微博的陌生人私信里对我说:“从水木论坛开始就一直关注你的博客,一直跟随 […]

...

Long Time

我所遇到过的最忠实、最温柔以及最有才情的“粉丝”——西红氏同学在微博上私信我说:“打开林忆莲的某张精选集 看你 […]

...

悲催与激动

本博关于这悲催的一周,以及这个欲扬先抑的周六。 周一先是有个莫名的牛排饭局;然后周二开始咳嗽;周三开始扁桃腺发 […]

...

锦衣夜行

大风停了的第二天,我打扮了一番出门,穿了那条在法国临走时候买的长及脚踝的紫色长裙。 西单实在是观察中国城市人群 […]

...

发作

算是什么呢,不确定性厌倦症发作。 为什么是这一个,不是另一个,仿佛没有什么不容置疑的原因,而且是置疑一下就溃不 […]

...

此间的中年

很难说《此间的少年》真的有多么好看,但是在错过胡子出镜前的90分钟,我还是前仰后合跟着小朋友们笑了很多次。 黄 […]

...

悲催的呗

单位外网不能上开心,这属于新浪利好。对个人来说属于blog利好,不然这篇就会成为400个字不到的一个记录。 周 […]

...

无趣的人

很难得地在12点之前醒来并拉开了窗帘。 前天G7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不停地自动重启,且拒绝sim卡入身,强行装 […]

...

伤不起

嗯,的确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似乎并不能完全归罪到生活的乏善可陈上来。或者是因为时间被过分地碎片化,比如我的 […]

...

开荤

作为一枚平素不甚称职的干妈,得奶奶青眼,竟然有幸在电话中承担了给简简小朋友“开荤”的重任。在从梦中被突然叫醒的 […]

...
Pages: 1 2 3 4 5